当前位置:成都市第二社会福利院资讯三个干儿子骗七旬老太卖房投资,其中一个还与老太假结婚
三个干儿子骗七旬老太卖房投资,其中一个还与老太假结婚
2022-08-05

两个“干儿子”和一个90后“丈夫”,让七十多岁的张阿婆失去了房子。

7月16日,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获悉,2020年6月30日,该院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对余某某、高某某和戴某某批准逮捕。

“干儿子”嘘寒问暖,七旬老太卖房投资

普陀区检察院介绍,余某某是一名大专生,2015年进入A投资公司担任营销专员,为客户介绍公司股权投资、P2P理财等项目。凭借亲和力和帅气的长相,他迅速积累起一批客户,张阿婆就是其中之一。

张阿婆1941年出生,喜欢投资。她听别人说A投资公司有不少收益好的投资项目,便上门咨询。接待她的余某某每次面带笑容,又是倒水,又是问候,坐在张阿婆身边讲解投资“门道”,还耐心解答她提出的问题。

张阿婆在心里认可了余某某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年轻人。不仅如此,余某某还在聊天中得知了张阿婆一个人生活的情况,便询问了地址,隔三差五到她家中嘘寒问暖,让她把自己当“干儿子”看待。张阿婆更加信任余某某,买了不少理财产品。

到了2017年,张阿婆在其他地方投资的40余万元亏损了,她向余某某大倒苦水。余某某答应帮助张阿婆一起想想办法,以陪她报案为名义,更加勤快地往张阿婆家里跑,实则借机介绍别的投资项目。

此时的余某某已从A公司离职,但他继续以该公司员工的身份,劝说张阿婆投资他私下承接的B公司的股权投资,承诺每年可以有8%的收益率。张阿婆称自己手上的钱不多了,余某某便劝说她卖掉手上唯一的房产投资,赚钱后换个大房子。

眼看张阿婆有些心动,余某某立即找来他的两个前同事高某某、戴某某助攻,一起到她家里吃饭。张阿婆一下子有了三个“干儿子”,在他们轮番甜言蜜语的攻势下,她终于同意卖房投资,但也提出了自己的最后一个顾虑,担心没了房子,没有地方落户口。

三人商量了一番,最终提出让高某某和张阿婆“假结婚”,这样张阿婆的户口就可以落在高某某家里,打消了张阿婆的最后一个顾虑。

2017年6月9日,三人高高兴兴地让张阿婆签订了B公司100万元股权投资合同。6月14日,张阿婆与90后的高某某登记领证,6月24日,便将卖房得来的92万元首付款打给了高某某。

然而这笔钱并没有如约进入B公司账户,而是被三人截留。

赌博炒币,三小伙将钱款挥霍一空

其实在签合同前,三人已经起了“歹念”。

由于之前和B公司约定的是,每募资到一笔钱,他们占有50%的使用权,一想到自己辛苦得来的钱要白白分给B公司一半,三人便心有不甘。反复商量后,他们决定将得来的钱三三分账,各自用作赌博、炒币和消费。

之后,余某某又继续劝说张阿婆将卖房的尾款投资P2P。想着之前在A公司投资的P2P项目还算稳妥,张阿婆又陆陆续续给他们打了90余万元,这些钱大部分余某某被用作了赌博,但他还是每月打给张阿婆几千元钱,营造出投资P2P获利的假象。

2017年底,张阿婆找到余某某,称自己的外甥女要借30万元买房,问是否能拿出一部分钱。此时的余某某虽已将钱输掉大半,但还是找到高某某、戴某某凑到30万元。

2018年4月,余某某将张阿婆的钱全部输掉了,他找到高某某和戴某某商量,三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决定向张阿婆“坦白”。

他们在新闻上看到C投资平台暴雷了,便对张阿婆谎称由于觉得B公司项目不稳定,私自将钱投到了C平台。见到张阿婆生气,三人又安抚她说,可以把剩下的钱还给她,并将他们父母名下的房产过户给她作为补偿。

然而几个月过去了,张阿婆不仅没有得到任何赔偿,还彻底联系不到三人。2018年9月18日,张阿婆报案。

检察官认为,余某某、高某某和戴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在签订、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他人财物,数额特别巨大,其行为已经触犯《刑法》第三百四十条的规定,涉嫌合同诈骗罪。2020年6月30日,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对余某某、高某某和戴某某批准逮捕。